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原创]我和阿圣的那点事

  • 刘燕成
楼主回复
  • 阅读:4534
  • 回复:33
  • 发表于:2012/10/8 1:00:1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开阳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我和阿圣的那点事

□刘燕成(苗族)



    阿圣,何许人?

    答曰:开阳四中青年语文教师刘圣也。

    和我一样,阿圣不是开阳人,大学毕业后,才到了开阳工作的。在老家那个叫凤城的小城,阿圣我们一起念了三年高中,那时他特别的细瘦,矮,平时成绩也不怎么冒尖,惟独那一个书生模样的脸蛋特别打眼,乖乖的,很可爱。那时候,我是属于外像老实而内心里鬼点子成串的很调皮的学生,高中的时候便躲着老师谈恋爱,被老师“抓”过几次,“教训”过无数次,可就是不听话,教不转。还好,因为也只是背地里偷偷地萌发着青春期的好奇劲,并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更要命的是,并没有因为谈恋爱而迷失了读书的“主业”,学习成绩一直都还算过得去,固然没有受到处罚。这样的结局似乎教阿圣很不满意。阿圣还是学生的时候,最讨厌同学谈恋爱的,他素来就以为谈恋爱的学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阿圣总是远远地隔离着我,他总是给我抛来愤恨的目光,渐渐地,阿圣离我越去越远,甚至是见了面也不搭话,不认识似的。

    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贵州大学,阿圣也考取了贵州师范大学,他念的是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在大学期间还当过学生干部,获过奖学金,还利用课余时间参加过一些“乱七八糟”的比赛,当然也得过比赛奖项,样子甚是风光。这些,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整整四年大学,我没有和阿圣联系过,我们像两个无关的人。当然,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最初本来就是彼此无关的,没有任何牵连的,是后来的生生死死,才把我们捆绑成了同窗、朋友、恋人……

    到底是前生修得的缘分罢,数年后,我和阿圣却相逢在了开阳。我们第一次在开阳这片陌生的土地上见面的时候,天空下着雨,或者不是雨,叫雾,因为我们是在冬天的一个傍晚相见的,冬天的开阳,雾重,白天黑夜都灰蒙蒙一片。那时候我就是在四中的校门口遇见了阿圣的。我说:你在四中?恩。阿圣回答了一声。在四中做些什么?教书。教什么书?语文。这样一问一答,倒是我像在审问一个犯人似的。我想,大概是日子久了罢,我们成了一对熟悉的陌生人。

    渐渐地,我发觉阿圣成了开阳的才子了,他的普通话说得一流好,人也不再是上高中那会儿瘦矮了,眼睛却是亮亮的,头发蓬蓬地,乱乱地,像电影里的明星。只要县里有活动,便常常是可以看得见阿圣在做主持人的,甚至一些大一点的商家做开业典礼的时候,也总会把阿圣请出“山”,叫他去做开业典礼的主持人,或者佳宾什么的。这些年,开阳在大力振兴乡村旅游业,阿圣还为此做过导游,便因此而深深地爱上了开阳的山山水水。

    当然,我也何其不是一样的呢。2006年我从黔南一个遥远的水库调到设在开阳水利局的开阳50万吨合成氨项目供水工程指挥部工作的时候,我连一个开阳人都不认识的。可后来通过慢慢接触,便也认得了不少开阳的作家,而且我还因为业余时间喜好涂抹一些无关痒痛文字而深得县文联主席刘毅先生的器重,刘主席把开阳的文化人逐一介绍给我认识,使得我在和这些文人们接触的时候省悟自身的恶疾。因为得到开阳的文友不断地鼓励,我的作品陆陆续续地发表出来了,先是屡屡在县文联的《茉莉文学》、县委主管的《今日开阳》报副刊、以及县文联出版的一些集子里可以看得见我那稚嫩的文字,后来却是在《贵阳日报》、《贵州政协报》等省、市级刊物里也偶有文字发表了。我常常以身居散文诗之乡开阳而骄傲,我也常常因为认识了一帮有情有义的开阳文友而感动。当然,我也因此而深深地爱上了开阳的山山水水,我已经视这片陌生的热土为第二故乡了。

    后来,我把我认识的开阳文友介绍给阿圣做朋友,只见阿圣腼腆的样子,怪不好意思地,没有话柄,或者是找不到话说。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我们就是一家人。开阳的朋友总是这么劝慰我们的。遗憾的是我仅仅在开阳生活了两年光景,便又调到了省城贵阳。我离开开阳的时候,阿圣没有在,他没有来得成给我饯行。后来在贵阳街头偶然遇见了阿圣,便见得他一个劲地道歉,那模样是那么的认真,淳朴,甚至是可爱。我越发觉得,阿圣越来越像一个开阳人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随同单位领导到开阳的一座水库做考察,半路上我下了车,径直奔向开阳四中的校门,我想去看看阿圣。却因为阿圣那时正在开党员会议,没有及时得以见面。晚上,我到他的卧室借居,见得他寝室里那干净的地面、书桌、床铺、衣柜,一点也不像一个独身男人的寝室,我便觉得好奇,问他,答曰:为人师者,先得为己之师。是的,一个老师,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又如何去做别人的老师呢。我想,阿圣是对得起“老师”这个称呼的。阿圣的书房里堆满了教辅书和文学书籍,或者是一些教育类的刊物,我随手在他的书桌上抓了一张报纸翻阅,我发现,阿圣的名字白纸黑字印在那里,那是他的一篇教研论文,是发表在《语文报》上的。我从阿圣那敏捷的文字思维里越发看清了一个不断成熟的年轻语文教师了,我想,五年,或者十年以后,阿圣一定会是功成名就的,当然,这并不是指名扬四海那样的辉煌成就,也并不是只有声誉四溢的人才算得上功成名就的。像阿圣那样,得越来越多学生的爱戴,得越来越多同行的赞许,得越来越多家长们的好口碑,便就是功成名就了。

    我期待着,我也相信,阿圣一定会有那么的一天!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